2018年1月14日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官方微信
首 页 宣传动态 领导要论 求索论丛 部长论坛 宣传天地 经验交流 工作研究 文化聊城 典型宣传 《聊城宣传》
 · 首 页 > 文化聊城 > 正文

武训与武训精神

发布时间:2017/1/17 12:21:16 来源:聊城宣传网 文字大小: 打印 关闭  6656(Hits)

秦正为

 乞丐、疯子、愚痴、佣工,遭人嘲笑、受人欺压、颠沛流离;慈善家、教育家、义学正、武圣人,令人敬仰、受人尊重、朝廷嘉奖,就一般人看来,这是两种有着天差地别、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物、人格。但是,谁也不会想到,正是这样的巨大差别却能集于一人之身,正是这样的天堑鸿沟却会形成一道雄伟的万里长城。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或者说是一个奇观。也正因为这样,这个人被民国时期的风云人物冯玉祥将军称为“千古奇丐”!这个人就是武训,这道万里长城就是武训精神。

 武训(1838-1896),生于山东堂邑县(今属冠县)柳林镇武家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原名“武七”(因在家中排行第七),人送绰号“武豆沫”(因其呆傻懦弱),后来清廷为嘉奖其兴办教育之功,替他改名“武训”(取“垂训于世”之意)。武训7岁丧父,自幼与母亲、哥哥武让相依为命。母亲去世后,寄人篱下,给人当佣工,屡受欺凌,甚至雇主以其为文盲,以假账相欺,武训争辩,反被诬为“讹赖”,遭到毒打,气得口吐白沫,不食不语,病倒三日,形成“魔症”。吃尽文盲苦头,此后武训决心行乞兴学,20岁开始当了乞丐。武训行乞,蓬头垢面、敝衣褴褛,或四处磕头求乞,好话说尽,或像江湖艺人,表演刺身、刀破头、扛大鼎等节目,或装憨卖傻,吃毛虫蛇蝎、吞石头瓦砾,或装小丑,只在额角留小辫,其目的就是博人一笑、让人取乐,获得点滴赏钱。即使要来好的饭食和衣物,也将其卖掉换钱,自己只吃最粗劣的食物、穿最破旧的衣物。行乞十年,省吃俭用,武训30岁时,已经存钱2800余吊,在馆陶、堂邑、临清3县置地230余亩,开始正式兴办义学。先是与开明乡绅杨树坊在堂邑柳林镇创办崇贤义塾,次年与了征和尚在馆陶杨二庄创办义学,后又与会门首领施善政在临清镇创办义学。武训的义举,轰动了乡里,轰动了朝野,山东巡抚予以表彰,赐名“武训”,同时奏请光绪帝颁以“乐善好施”的匾额,清廷封其为“义学正”,赐给黄马褂,准予建立牌坊。人生如此,已是无上的荣光了。但武训并未就此满足,也未因此改变,仍然到处行乞,依然劣食烂衣,继续为兴办更多的义学而奔波。经年的鞠躬尽瘁、沥尽心血,长久的艰辛磨难、营养不足,武训最终病倒在他兴办的临清御史巷义塾的庑廊之下。久病已无治,武训最终与世长辞,时年仅59岁。作为“千古奇丐”,临终亦有“奇观”,即武训咽气之际,听到学生的诵读之声,“犹张目而笑”,可谓真的含笑九泉了。武训出殡当日,堂邑、馆陶、临清三县官绅全体执绋送殡,各县乡民自动参加葬礼达万人以上,沿途来观者人山人海,一时师生哭声震天,乡民纷纷落泪。武训之死,留下了千古绝响。

 武训死后,备受尊崇。1903年,山东巡抚衙门为武训修葺了陵墓、建造了武训祠,并立碑为纪。1906年,清廷将其业绩宣付国史馆立传,并为其修墓、建祠、立碑。1932年,山东省主席韩复榘在临清建造“武公纪念堂”,并在纪念堂两侧建造了两个“武公纪念厅”。1937年,山东教育厅长何思源拨款在堂邑重建武训祠,树立武训汉白玉雕像。武训的业绩受到世人的钦敬,并掀起了全国性的重大纪念活动。1934年,临清县武训小学发起了武训九十七周年诞辰纪念活动,几乎囊括了当时全国军政要员和文教界知名人士,包括蒋介石、张学良、杨虎城、冯玉祥、于右任、郁达夫等。1945年,陶行知等人又在重庆兴起了纪念武训诞辰一百零七周年活动,郭沫若、柳亚子等大批名流参加了纪念会。当时武训的兴学事迹被正式列入学校教科书,全国共有七省三十多处学校以武训名字命名。江苏南通的一所师范学校还将武训像与孔子像并列,山东民众甚至称其为“武圣人”。全国还出现了武训出版社、武训街等。中国共产党对武训大加赞扬,多有褒奖。1945年12月1日,郭沫若在《新华日报》纪念武训特刊上为武训题辞:“武训是中国的裴士托洛齐,中国人民应该到处为他树铜像”。同月6日,《新华日报》发表黄炎培、邓初民、李公朴等人纪念武训的文章。为纪念武训,抗战时期的中国共产党冀鲁豫边区政府明令将武训的故乡堂邑县更名为“武训县”(延续期间为1943—1949年),柳林镇更名为“武训镇”,并在武训诞辰纪念日举行了各种纪念活动。1945年,冀南行署在柳林创办武训师范。武训办义学不仅在国内有很高声誉,在国外也有一定的影响。武训被收入《世界教育辞典》,因为他没有文化,故称为“无声教育家”、“平民教育家”。可以说,武训在相当时期内成为中国教育发展和时代进步的一面旗帜、一种象征。

 武训之后,也曾备受冲击。1951年5月20日,毛泽东在《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在历史上分量很重的社论,题为《应当重视电影〈武训传〉的讨论》。这篇社论如旱地惊雷,不但批判了武训的“封建性”,而且批判了对武训和电影《武训传》过多歌颂的文化界的“混乱性”。由此,全国自上而下,从中央到地方,文化、教育、历史研究等部门迅速地行动起来,召开各种批判会,发表了大量批评文章。私营电影业迅速消亡,中央教育部发布了“各地以武训命名的学校应即更改校名”的通知,其他以武训为名的各种机构也纷纷 “旧貌换新颜”。人民日报社和中央文化部还组织了一个武训历史调查组,完成了《武训历史调查记》。对《武训传》的大批判,也影响到后来包括反右扩大化、“文化大革命”等各种运动。“文革”中,武训的坟墓被掘开,尸骨被焚烧,武训祠、武训的汉白玉塑像、“义学正”匾额均被毁。可以说,武训的遭遇既是一个时代的缩影,也贯穿了一个时代。

 武训的重生,是在改革开放的“春天”。1980年8月,江苏无锡公安分局张经济投书《齐鲁学刊》,文章题目《希望为武训平反》,成为倡导为武训平反的第一人。此后,《齐鲁学刊》、《聊城师范学院学报》刊发了一些文章和来信,要求为武训和电影《武训传》平反。1983年7月,国务院副总理万里在全国普通教育会议上讲话时曾提及:“你们可以研究一下,能否恢复他的名誉。”1985年9月,胡乔木在“中国陶行知研究会”成立会上发表讲话,肯定陶行知的历史功绩,也顺带提到《武训传》大批判不是“基本正确”的。1986年,国务院下达《关于为武训恢复名誉的批复》。1989年4月,冠县柳林镇成立武训纪念馆筹建小组,开始修复武训墓等。1991年9月、1995年10月,第一次、第二次全国武训研讨会相继在冠县召开。2006年12月,第三次全国武训精神研讨会在冠县召开,参加会议的有代表200多人、记者100多人。2008年3月,山东武训教育基金会成立。可以说,武训的新生,也代表了时代的新生。

 纵观武训的一生,是一个乞丐的一生,更是一个平民教育家的一生。武训作为一个乞丐,之所以流传千古,被誉为“千古奇丐”,“奇”就奇在他是一个平凡而有伟大的教育家,更重要的是他用自己的辛酸一生铸造了伟大的武训精神。

 武训精神,是一种爱学好学的精神。武训自幼就热爱上学,但由于家贫只能艳羡地看着富家子弟去上学。有一次,偷跑到富户私塾偷听,结果被当成小偷重打一顿。给人做佣工,也吃了文盲的苦头,所以立志兴办义学。他唱的最多的就是“义学”、“义学院”:“扛活受人欺,不如讨饭随自己;别看我讨饭,早晚修个义学院。”“你行好,俺代劳,大家帮着修义学。”“我要饭,你行善,修个义学你看看。”“穷的使,富的保,修个义学错不了。”“义学症,没火性,见了人,把礼敬。上了钱,活了命,修个义学万年不能动。”“不强要,不强化,不用生气,不用害怕。俺化缘,你行善,大家修个义学院。”可以说,爱学好学是武训矢志办义学的永恒动力。

 武训精神,是一种爱教重教的精神。武训非常热爱老师,尊重老师,尊重教育。兴办义学之时,他亲自到各处跪请老师来任教。开学之日,武训欢天喜地,又唱又跳,特意办了两桌极丰盛的酒席,跪请乡绅和体面人物陪伴老师吃饭,自己则自认为“叫花子”不配与老师共坐,执意不肯入席,事后去吃残羹冷饭;同时又向生童们跪拜,感谢他们肯来上学的好意。开学以后,武训常常跪拜老师,问生活是否安适,饭食是否可口;见老师打瞌睡也默跪不起,老师从此不敢懈怠;见学生游戏,就跪念“读书不用功,回家无脸见父兄,读书不用心,回家无脸见母亲。”致使学生不敢偷懒,最终义学学风之佳,冠绝各地。这种爱教尊教的精神,也是中华传统美德的体现。

 武训精神,是一种矢志不渝的精神。兴办义学,这在当时是个宏大得难以想象的理想,但武训历尽艰辛,始终不渝。为此,他什么脏活累活都干,如除粪、铡草、推磨、拉砘子等等,什么困难磨难都经受,如吃蝎子、蛇、破砖碎瓦等等,并且乐观地面对,快乐地生活。如他唱道:“不用格拉不用套(格拉与套是系于牲口颈下的架套),不用干草垫磨道(牲口随地拉粪便,用草铺垫磨道,以免肮脏)。”“爬一遭,一吊钱,爬十遭,十吊钱,修个义学不费难。”“粪也吃尿也喝,修两处义学不算多。”“喝脏水,不算脏,不修义学真肮脏。”白天乞讨,晚上还要干活。“捻线头,团线蛋,只为修个义学院。”不怕困难,坚持奋斗,这是每一个成功者的诀窍所在。

 武训精神,是一种孝廉明理的精神。武训自幼就很孝顺,有钱买到或者乞讨到好吃的食物,总是带给母亲吃,而自己从不肯受用。母亲去世后,投靠伯母,又怕连累伯母,便开始出去打工。后来,不愿连累哥哥,就开始乞讨。再后来,本家亲戚们见武训日益发达了,都来接近、巴结他,他却又都淡然置之,即使对于哥哥也不例外。正如他所言:“我积钱,我买田,修个义学为贫寒。谁养家,谁肥己,准备上天雷神击。”“众人钱,不养家,养家天打雷劈火龙抓。”“我的事,你别管,兄弟分家不相干。”“不顾亲,不顾故,义学我修好几处。”武训看似疯疯癫癫,却在家教家风方面树立了典范。

 武训精神,是一种仁爱厚德的精神。武训尽管备受欺凌,饱尝人间冷暖,但却始终保持着一种仁者爱人的精神。对于孤寡赤贫等,武训经常进行救济,甚至赠与田亩。冠县陈氏,丈夫外出谋生,十年杳无音信,但却始终坚持照顾婆婆,没钱买肉,就把自己手股上的肉割下一块,炖给婆婆吃。武训闻说,慨然赠与良田十亩。良田十亩,数目巨大,轰动一时。别人问起,武训则歌道:“这人好,这人好,给他十亩还嫌少。这人孝,这人孝,给他十亩好养老。”仁者爱人、厚德载物,是传统文化的精髓,是做人的根本,也是社会和谐的滋养。

 武训精神,是一种公而忘私的精神。武训为了办义学,为了给穷人的孩子提供免费的教育,自己则节衣缩食,受苦受难、任劳任怨。在封建社会,“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随着武训年龄增大,别人一再劝其娶妻生子,以度晚年。尽管武训经常为人说媒,“义学症,做媒红,这桩亲事容易成。”但对于自己,武训却认为那样会浪费钱财,耽误义学。为此他唱道:“不要老婆不要孩,以修义学为生涯。”“不娶妻,不生子,修个义学才无私。”“人生七十古来稀,五十三岁不娶妻,亲戚朋友断个净,临死落个义学症。”“路死路埋,街死街埋,死了自有棺材。”对于无上荣誉的黄马褂、牌坊,武训也拒受。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积钱,我买田,修个义学为贫寒。”这种公而忘私的精神,与共产党人的革命精神是相通的。

(作者为聊城大学教授、博士后)


上一条信息: “京城保卫战”中于谦的部将---聊城人刘鉴
下一条信息: 探寻百年老字号“义和成”的风雨历程——解密陈氏兄弟续写“义和成”的儒商传奇
 
分享到:0

返回顶部】【关闭窗口

中共聊城市委宣传部主办  中共聊城市委讲师团承办
地址:聊城市昌润南路8号市政府3#办公楼 电话:0635-6980915,6980918 电子邮件:lcxcw@163.com
本站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聊城宣传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建议使用IE7.0以上浏览器、1024*768分辨率访问本网站 鲁ICP备08015516号